<form id="j54j3s"></form>

<address id="j54j3s"><listing id="j54j3s"><meter id="j54j3s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<em id="j54j3s"></em>

        <form id="j54j3s"></form>

          
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歡迎進入哈爾濱供水集團網站!紀念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》實施八周年

              水环境质量不容乐观 九部委博弈《水十条》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“涉及飲水安全的水環境突發事件每年都有十幾起,今年前5個月又發生了5起。”6月4日,在國新辦就環境質量狀況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,環保部副部長李幹傑如是說。

              如何治理?李幹傑表示,環保部正在抓緊制定出台《水汙染防治行動計劃》,也叫《水十條》。目前正在廣泛聽取各方意見,力爭以最快的速度協調各方取得共識,盡快呈報國務院審議。

              與《大氣十條》只用了3個月便迅速出台相比,《水十條》的進展明顯緩慢。全國工商聯環境商會秘書長駱建華向記者表示,這是由于水的問題涉及部門更多,需要協調多方利益。

              公衆與環境研究中心主任馬軍告訴本報記者,“九龍治水”往往會造成各部門“有權力就爭,有責任就推”,最終使得“交叉變成了真空”。

              尚未呈報

              6月4日,記者拿到了一份《2013年中國環境狀況公報》,其中水質分布示意圖上用紅色來代表劣V類水質。記者看到,海河流域的主要支流如泃河、潮白新河、北運河、大石河、府河、衛河、滏陽河、馬頰河、徒駭河以及子牙河下遊等全部都是紅色,總計占比達到39.1%。

              當天,李幹傑在介紹中國2013年環境狀況時提到的第一個問題也是“水環境質量不容樂觀”。他表示,雖然十大流域的水質在不斷改善,但就整個地表水而言,現在受到嚴重汙染的劣V類水體所占比例仍然較高,全國來講是10%左右,有些流域則大大超過這個數,比如海河流域。

              除了地表水,湖泊和地下水的問題也非常嚴重。在監測營養狀態的61個湖泊(水庫)中,富營養狀態的湖泊(水庫)占比達到27.8%。在4778個地下水監測點位中,較差和極差水質的監測點位比例則爲59.6%,超過了半數。

              之 所以如此,是因为水污染物的排放量巨大。在环保部2月11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,环保部副部长翟青曾经表示,目前水污染物中,化学需氧量的排放量约为 2400万吨,氨氮的排放量约为245万吨,已经远远超过目前的环境容量。有专家测算,这些总量必须要削减30%-50%,我们的水环境才会有根本性的改 变。

              對此,李幹傑表示,在環保部今年的重點工作“三大戰役”中,第二個戰役就是要強化水汙染防治,抓緊制定出台《水汙染防治行動計劃》,並且在出台之後認真抓好組織實施。

              他 透露,制定《水十条》的思路是“抓两头、带中间”:一头是抓好饮用水水源地等水质较好地区的保障工作,保证水质不下降、不退化;另外一头则针对已经严重污 染的劣V类水体,尤其是影响群众多、公众关注度高的黑臭水体,要下决心治理好,大幅减少甚至消灭掉。通过这两头来带动中间一般水体的防治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在具體措施方面,翟青此前表示,一是要大幅度削減工業汙染的排放;二是要管理好城市生活汙染的排放;三是治理好農村河溝、河岔。與《大氣十條》一樣,環保部力圖在責任、任務、措施、體制機制上有所突破,更好地推進水環境質量的改善。

              而這一計劃何時才能出台?6月4日,在面對媒體提問時,李幹傑表示,環保部現在正在抓緊制定、抓緊協調,廣泛聽取各方意見,力爭以最快的速度協調各方取得共識,盡快呈報國務院審議。

              “九龍治水”

              對于《水十條》,環保部寄予了很高的期望。李幹傑表示,《大氣十條》是中國環境保護領域具有裏程碑意義的重要文件,希望《水十條》也可以達到同樣的水准。

              地 方环保部门则更是寄予厚望。1月9日,在2014年全国环境保护工作会议上,吉林省环境保护厅厅长王国才就表示,以前,地方环保工作职责不是很清晰,环保 部门能力有限,工作存在很多困难。《大气十条》出台后,吉林省在此基础上又出台了实施细则——10个专项规划。地方环保部门感觉工作有了抓手,从被动走向 了主动。现在,《水十条》也在制定之中,这将成为环保工作另一个强有力的抓手。

              2013年6月,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,部署大氣汙染防治措施的編制工作。3個月後,國務院便正式發布《大氣十條》。相比之下,《水十條》早在去年就開始編制,至今卻仍處于“廣泛聽取各方意見”的階段。

              今 年上半年,关于《水十条》即将出台的消息一直不绝于耳,早在2月的环保部发布会上,翟青就表示,环保部正会同有关部门,按照国务院的要求编制《水污染防治 行动计划》,待进一步修改完善后将报请国务院审议。3月5日,时任环保部副部长周建也表示,《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》已在环保部常务扩大会议审议中原则通 过,并提出了修改完善意见,此后将上报国务院审议。3月28日,在第七届中国环境产业大会上,骆建华透露,《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》将于今年上半年上报国务 院。

              如今,距離上半年結束只剩不到一個月時間,《水十條》爲何還未上報?對此,駱建華表示,這是由于水的問題涉及部門較多,需要協調多方利益。

              例 如,建设部门负责市政给排水管网与污水处理厂的建设,农业部门负责农村面源污染的治理,水利部门负责水资源保护,国土部门负责地下水资源监测,环保部门负 责更多的则是水污染物的减排。此外,还有发改委负责重点流域水污染综合治理,海洋部门负责海洋污染的监管,工信部门负责工业水污染防治,交通部门负责航运 污染防治等。可以说,水污染治理领域才是真正的“九龍治水”。

              由 此带来的后果,则是部门“打架”。 例如,2005年4月5日,水利部淮河水利委员会发布了《淮河流域主要污染物限制总量指标》。但随后,当时的国家环保 总局就发出质疑,指出其信息公布行为违反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》和国家有关规定,“淮委应依法向环保部门提出限污建议,而不是自行发布”。中咨律师事务 所律师夏军曾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信息发布权之争的背后,是因为环保部需要考核治污效果,而水利部则需要申请治污资金。

              马军也表示,“九龍治水”的结果往往是:当水污染治理资金下拨时,会出现一些部门争抢资金的情况。一到落实责任时,则出现相互推诿的局面,最终使得“交叉变成了真空”。


              Copyright 2013 名游彩票 版权所有 黑ICP备13003380-1号

              今日: 昨日: 本月: 全部: 技術支持:東方科技